煙波大飯店 - 花蓮館 - 花蓮







獨自一人在外工作了幾年,都沒好好陪伴女友

經過幾年的努力,終於存了一筆錢可以帶女友出去好好的玩一下了

出去玩的旅遊品質是很重要的,當然如果同樣的回質,卻能省錢也不賴

像這次我就是在hotels.com訂的飯店是煙波大飯店 - 花蓮館 - 花蓮

價格還挺優的!品質也挺不錯!可以說是值回票價

其實在hotels.com找自已滿意的房間是很簡單的

查一下要住的地點附近的飯店之後,看一下自已可以接受的價格之後

再看一下其他旅客對這間飯店的評價,如果不錯的話

基本上就可以下訂準備入住了













▲新竹縣爆出老師體罰小六男童,要求蹲跪擦地板。示意圖,與實際新聞人物無關。(圖/記者張一中攝)

地方中心/綜合報導

新竹縣一名13歲小六男童父母平日不在身邊,由70歲高齡阿嬤照顧,近日因家中沒相機交不出「煮菜照片」的寒假作業,遭老師罰跪地擦教室2000格地板。男童表姊得知此事憤怒控訴,此舉嚴重傷害弟弟自尊,聽到他哭訴更感到心疼,且校方到現在還不肯道歉,家人完全無法接受。

《蘋果日報》報導,該校寒假作業中,要每位學生在家煮一道菜,並用相機或手機拍下所有步驟,再洗出照片貼到作業本中。但男童家中沒相機,盼老師能通融用文字和畫畫方式表達,但遭到拒絕,男童委屈的說「老師要我自己想辦法」。表姊說,上禮拜六中午午休,弟弟被罰跪蹲在地上擦地板,共2000多格、約等於55坪大小,放學回家後聽他哭訴,才得知這離譜懲罰,更感到不捨。

校方表示,一切都是溝通上的誤會,班導師教學相當認真,長期照顧男童,他也是校方優先關懷對象,有提供晚餐和夜讀輔導,還讓他參加比賽。這次因為他逾期未交作業,老師也通融可以「畫畫補交」,但一星期後仍未繳交,才會懲罰擦地板,「是教育並非體罰」。

表姊說,表弟父母均在外工作,家中經濟並不寬裕,平時都是70歲阿嬤負責照顧,她自己也要上班,沒辦法隨時照料,但表弟很乖巧,假日或下課後還會幫她顧店。針對校方說詞,她反駁,表弟第一時間就想用畫畫方式交作業,但老師不通融,加上他曾在店內畫圖,質疑學校說謊,願調出監視器證明。

消息傳上網,網友多認為老師不知變通,體罰對學生造成心靈傷害,「 可以用拍照解決誰會想用畫的」、「以為每個人家庭都很好」、「我小時候也被罰過」、「罰拖地就算了,用跪罰擦地叫正當」?不過也有人認為,表姊說法有疑點,「表姊都可以投訴媒體了,是沒有手機幫表弟拍張照片?」「學生的話聽聽就好」、「講句公道話,全家都沒手機不會跟學校借?」



永采停業想脫產?勞工局:追繳到底

烘焙坊被罰100萬!美女闆娘被肉搜

惡行爆不停紙板遮窗不敢營業了

好市多加油站每公升降3元未見車潮

童沒相機繳作業被罰擦地校回應了

桃園警方擴大臨檢查毒613.85克

烘焙坊被罰100萬!受託律師震驚

岸巡逮獲秀姑巒溪出海口違法電魚

貴婦名店女老闆遭爆:疑為小四!

永采被重罰秒停業勞工局回應了

228連假南警全力疏導指揮交通

快訊/台中重罰永采烘焙坊100萬

改造道班房六甲林鳳營故事館啟用

陸客丟包尋獲寄感謝狀謝導遊員警















圖、文/今周刊

新銳導演陳志漢拍了首部紀錄長片《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》,這部片的主題是「大體捐贈」。

過去,陳志漢拍片是為了有趣,想要記錄,但經歷了這段凝視生死的過程,他理解了一些關於死亡的事,更理解了一些關於生命的事。

拍攝紀錄片《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》的導演陳志漢,領著我們從輔仁大學大門口,朝著佇立在輔大最尾巴的醫學綜合大樓走了過去。這天陽光是靜默的,鼠灰色的天空還灑著水,春雨濛濛綿綿濡成一片,像霧,冰冷地纏著人。

陳志漢在寸草不生的光頭外包了層棉帽防寒,臉上帶著冬夏常青的笑容,人爽朗,虎相,塊頭又高大,行於冷風中沒半點淒迷,反而顯得精神奕奕。

到了醫學大樓,陳志漢招了招手,要我們坐上運貨用的大電梯。電梯有縱深,恰好容得下一具單人病床,他踩踩電梯鐵地板:「這就是醫院運送大體的電梯。」

《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》拍的就是大體捐贈的故事,陳志漢對這兒當然熟悉。然而早在兩年前,他就把片子的素材都拍妥,接著幾年都在處理剪接、後製這些事,如今電影完工待映了,陳志漢許久沒踏入這畝舊地,故此帶錯了幾次路,好不容易才找到門道。

「其實,人走了就剩下一具軀殼,活生生的人,不動也看得出來他是活著的,遺體卻只是一具沒有生命的軀殼。」陳志漢邊走,邊回想。

迴廊燈暗,儘管是白天,室內仍顯得陰陰幽幽,轉哪兒都是這樣。他招呼著我們,拐上幾彎,抵達一邊間入內。他臉上還是掛著微笑,卻很俐落地把頭上的棉帽脫下。「這裡就是大體解剖實驗室。」說完這話,他脫帽的動作就變得有些肅穆了,似乎還有了致敬的意味。

夫婦深情讓他感動

妻子大體存兩年 丈夫每月開車北上看


陳志漢談到為什麼要拍《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》,總會回溯兩個緣由。其中一個是他國中的故事,當年他成績差,在升學班裡總是最後一名,升旗時,全班同學全考進校排百名,全上台領獎,就他一人留在原地,老師還曾對著他落井下石地罵:「我要是你媽,出生就把你掐死!」讓他萌生死意,拿著美工刀向手腕比劃。

另一個緣由是,他和他媽去爬山的故事。「小時候,我媽都爬得很快。」但母親年紀到了,越爬越慢,氣喘吁吁,他心裡感傷。但死別的事尚未臨頭,這些緣由都還只是模糊的概念,沒長成完整概念。陳志漢大學念的是日文系,他從小就愛看人,參加系學會後,也拿起攝影機拍著,拍久了,他迷上了影像與記錄,從此就踏入紀錄片導演的行業。拍片對他來說,就是件「有趣,也有點意義的事」。

他拍這部片最直接的原因,也像他拍紀錄片的理由,有點意義,但不明確。當年剛好有電視台找上門,給了選項,所以他就選了「大體老師」。

(閱讀全文...)

更多精彩內容,請參閱最新一期《今周刊》(第1054期)。

你可能也會感興趣》

醫界震撼彈!輔大醫院挖走33位台大名醫

開刀房也是健身房 心臟名醫2大養生秘訣

金鐘影帝吳慷仁:每個人生活中都在演






A5A9BED77E9AB872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張筱雯

dfe2269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